💫

吾之素年,谁予锦时;吾之素时,谁予锦爱。

日本白米

蔡澜:

昨天写到白米,中国人的做法很多,日本人也吃白米,变化不多。

他们还吃饭团,我们已经没有这种习惯。从前穷,才认为饭团充实。最初的海南鸡饭,也是捏饭团的。 
茶渍是种泡饭。盛碗冷饭,冲热茶下去,就那么吃,我们的阿妈都不赞许这种吃法,说吃多了伤胃,但不解释是为甚么,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照吃不误。 
猪油捞饭日本人不会吃,但他们吃早餐,至今还是喜欢打一个生鸡蛋在白饭中,捣个一塌糊涂,加点酱油就那么吃。我们现在怕生鸡蛋有细菌,不敢碰它了。 
炒饭、咖喱饭、蛋包饭等等,都是由外国传到日本的吃法,他们传统上也有把饭捏在木枝上,像香肠般捏成长条,再拿到火上烤的。 
日本米粘性强,煲起粥来特别好吃,京都人有早上吃粥的习惯,称之为「朝粥」。但一般人不吃粥,说是生病才吃的。 
糯米就不会用来生炒了,日本人吃糯米多数将它舂成糕。一过年,打摔跤的相扑手们就会围起来舂糯米。 
日本年糕很容易熟,不必煮太久。看到他们的火锅中也有几块年糕,放进锅中,以我们的常识去等它熟,就差点溶掉了。 
以前在银座酒吧喝完,走出街头,还能看到小贩卖年糕,切成四方型,火柴盒般厚,放在炭炉上烤。一下子就烤得发出小泡,这时淋上点酱油,和焦味混合,奇香无比。把着紫菜片包住就那么放进口,吃了会上瘾。 
至于就那么吃的一碗白饭,通常是用尖筷子插了一团送进口中,绝对不可以把碗放在唇边扒,这是有失仪态的。 
日本人怎么爱白饭,最不及把它改变成另一种形态吃,那就是做成日本清酒。

评论
热度(131)

© 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