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之素年,谁予锦时;吾之素时,谁予锦爱。

今天我的故事

天明朝阳:

  可怜的我,正顶着蜂窝一样的头发,享受着有一阵没一阵的头疼与肚子疼,瘫坐在床上。

  刚刚才从长达五小时的睡眠,或者可以形容为“被炎症烧糊了大脑”醒过来。

   我还不太清楚我现在算是半睡半醒还是睡着了。

   刚刚我又倒回抱枕上去了,头热乎乎的睡过去了一会儿。抱枕上面印着两只猫,我模糊地想象着抱枕会有一股美好的阳光的味道。

   多亏了亲爱的空调,我是个很奇特的生物,夏天一碰到二十七度以上的温度就会瘫软成一坨,可以将此算到我的鼻炎和心率不时窦性失调上去。

  我才不信医院里的医生“运动引发哮喘”的理论。我现在还觉得问题都出在心脏上,尽管做肺功能时我喘得差点儿没昏倒在充满消毒水味儿的医院地板上。

  虽然我很爱我的那颗陪着我跳了十几年的心脏,但是这家伙折腾起来真是够我受的了。

   听着Lenka的歌儿,感觉有点儿怪怪的快乐感。

   窗外正在变暗,我一直惦记着下午的阳光从窗外跑到了我屋里的天花板的样子。

   天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了,我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抱着手机,对着自己叨叨着。

    我真是非常爱英语,下午我醒了几次,一直在惦记晚上新概念的作业还没做怎么办。

    背课文无聊透顶,但是读课文似乎好玩儿些。最近不知道看了啥,试了试从DTT的视频日记里听来的怪口音读了读课文。

    那课文好像讲了个纠结火车时间的故事,我将此总结为作者的废话,属于顺着语法随便写写。

    然后我就抱着书睡着了,睡着的时候好像还下意识地把书往外推了推,总之它现在奇迹般地出现在了我的大木桌上。

    又开始头晕了,感觉好热,不是闷热,但是是像被烧烤的感觉。

     我不想吃东西,肚子疼往往还会附带神奇的惊喜:恶心。总之晚饭我是不吃了,中午我强迫着自己啃了点儿饭,然而胃特别不爽,于是现在想想感觉还是好难受,午饭正在肚子里翻滚。

     我正努力把自己的屋子当成TARDIS,我的TARDIS——虽然她本身并不会满时空地乱跑,但是我倒是能安心地坐在地上,好好想象一颗漂亮的星球,抱着手机看着晚上从窗帘缝儿里冒出来的光,写着我没完没了的脑洞。

    又开始头疼了。我正在想,能有个可爱的故事讲讲吗?

     回到下午的时间,倒霉的孩子正躺在床上躺着尸。让我想想,应该是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的样子。这家伙,发烧了都不知道,只是静静地翻来覆去,看起来挺可怜。

     “啊哈!又心脏不舒服了是不是?”

     “……头好晕……”

     “当然,感受一下,估计胃不太好,肚子疼可能是阑尾炎卷土重来了呢!Hello!我又来了!”

     “好吧……每次我一碰到什么倒霉事儿你就冒出来,话说我还在头晕,好像烧着了呢!老天,没想到就是成了这副德行我还有心情和自己话唠……”

     “Oh yes!那当然,你的大脑还是挺神奇的,发个烧还能想象出个人和自己聊天……额……记得没,暑假里你上数学课的时候,等公交时咱废话了可久。你自己可是设定好了,一旦你的大脑感觉你快撑不住了就会把我找出来让你好受点儿……”

     “看来我还没死,这算个好消息。”

    “没准儿你已经死了但是潜意识还在脑子里和自己话唠呢……”

     “人死了潜意识还在是什么鬼?”

     “让你科学烂的一塌糊涂,我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至于这种东西纯属你自己的想象,管我啥事儿。”

     “好吧……只有我坚信你存在你才会存在,是不是?”

      “是哒~一旦你又把自己给否定了,那这个废话理论上也会被大脑抹去的。”

      “听起来好高科技……这也是我想出来的?”

       “那当然,来,咱理一下思路。肚子疼,证明可能会有阑尾炎发作,现在头疼头晕很有可能是发烧了;你一直想象但是其实你并没有清楚的意识,而且想象出我来帮你思考,所以你一直躺在床上,连醒都醒不过来。至于你为什么会感觉怪怪的热,可能是发烧引起的。”

      “至于为什么我就是doctor,只能说明,同志,或许你现在正需要一个医生呢。”

       模糊的人影,和阳光混在一起,让一个奇怪的大脑减轻了心脏跳动带来的累和痛苦。

      “嗯哼,给我讲讲别的星球的故事好不好,我又开始头疼了。”

     多好呀,想象中是一TARDIS的阳光,我躺在第二层,TARDIS无数间房间里的一间卧室里,竟然还能望见窗外的景色。

     “好好睡觉啦,多休息休息就好啦!放心,我会一直在的。你不是想听故事吗?有很多故事我能讲给你听……”

     床好软,我陷在软软的枕头里,屋子里有着种悠悠的阳光的味道。

     我能瞄到书架,整整齐齐地摆满了书,木地板看起来暖暖的。

     我来到了传说中的TARDIS上面,多神奇的事儿。

     好了,故事讲完了。

     废话完毕,天全黑了,窗外是恍恍惚惚的灯光。我还是抱着手机,鬼知道我什么时候又趴在床上了。

     时间过得不快不慢,天知道我发着烧也能废话这么久。或许我的脑子已经烧糊了呢?我耳朵里还塞着耳机呢,听着Lenka的歌儿,变了个人似的。

     



评论
热度(8)
  1. 💫天明朝阳Glorfindel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