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之素年,谁予锦时;吾之素时,谁予锦爱。

穿靴子的鱼:

今天,蛮倒霉的……好吧,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出糗……第一次,平时都是从三楼办公室直接回二楼教室的,今个儿闲来无事到四楼同学那里溜达溜达,完了铃儿响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习惯性地下一层楼冲进教室,谁知道,竟是数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看,当是时啊,我就一愣,怎么气氛不对啊,脑筋还没转过来,又看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男生,莫名地气愤,再看看周围,不是认识的人啊,霎时,明白了什么……但是,菇凉我装作灰常镇静地扫视全班一番,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装作遗憾似的的叹了口气,灰溜溜地走了,彼时,耳根子熟透了,我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道他们只会认为我是来找人的啦,但是,但是,,明明就没有但是啦!……第二次啊,我和小昱到六楼找我的老同学帮我忙改一下作文,小昱说大青杏可能在一班吧,可能吧,平时都没有上过六楼,正当她要拉着要看门口的座位表的时候 ,我大跨着关公步子疾稳稳的冲进教室,找到一个头发略毛躁,正低头写作业的死党,把试卷一把拍下在桌子上的,“大青杏啊,帮我改下作文,急用!”随后她顿了顿,抬头看着我,那是什么表情,茫然?迷惑?惊讶?“青杏子,你盯着我你的眼睛也不会变大,神经啊你,还是快帮我改吧,我……”话还没说完,小昱冲进来,一手拉起我,一手抓起试卷,一脸歉意地对“大青杏”说“同学,对不起啊,打扰你做作业了,我龟友今吃错药了,您继续啊,别理她”倒是我迷糊了“你搞什么啊!”小昱使了个眼色小声说“你丫认错人了”我怎么会……我不会……“你才认错人了吧!我还不认识她呀!!!”小昱满脸黑线“你真脑子进水了!你也没近视多少度啊,是不是最近受什么打击了,这哪是大青杏,分明就是大银杏好不好!”我仔细观察,好像,果然,果然有点不一样唉TAT黑线……拉起小昱的手往外走,“对不起啊……呃,小昱,哈哈,这什么人啊,哈哈(尴尬)这作文,不差啊……”遁了。第三次,收作业检查人数的时候,“小A你和他(用手指大M)都没有交作业啊,不过他千年老尸没交过一次作业……”一边的大M“我交了,刚刚亲手交给你的”我愣了愣,思考……好像是唉,于是激动的“你终于交了一次作业嘞!!”…………“代表,我不是大M,我是xxx,我,经常交作业的,还有,这是你第三次认错我了,第三次!”哈哈哈哈(干笑)“额,貌似分班以来,你们俩给我的赶脚挺像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认错……”其实真的是我今天脑子进水了吧,怎么都那么神神叨叨的啊,每一次都是那样,呜呜,出了。。。。。。。。。。。。。但是呢,好在我也是脸皮厚的人啊,过去就过去了吧,不就一会儿的事嘛,如果不是想“纪念”一下,不然现在也就不会花时间写下这篇日文了。这是我的生活,有够二的一天,有够傻的我,虽然自己并不是什么小白,但是,总会有那么几天,是这样地度过的,但那又怎么样呢,这便是我的学校插曲啊,等到我那一天走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哈哈,如此的我,也尚好啦



评论
热度(1)
  1. 💫玖九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