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吾之素年,谁予锦时;吾之素时,谁予锦爱。

鹰婕Jane:

<节点>


1>>>

从一条道路上感受到急转直下的冲击感,

骤然停住脚步,微微喘着粗气,诧异眼下发生。

一条道路的终止,转而是另一条道路的开端。

“生活中任何人或事的出现都有其深意”,

我们游荡在树荫浓密、路灯寂寥的夜间小道里,

这样平静说道。

平静中有一种对世界的笃定和不容置疑。

即使在目瞪口呆的当下,你只剩嗡嗡微炸的空白大脑,

也要拥抱所有的事实,接受这样的真理。

很多时候意义都是姗姗来迟的,

在脚踏实地的生活里一点一滴向你揭示无疑。


2>>>

P与聊了半年的男人相见。

见面前她如坠入爱河满心欢喜的少女,

见面后她在夜色里一脸决绝,甩甩头发毫无依恋。

对方什么都挺好,就只有一点——

在好几个小时里絮絮叨叨聊了很多八卦政治,

还有一些跟P毫无关联的人物事情。

重点是,他只顾自己说,不在乎她有没有在听,

不在乎她是否乐意听,也不在乎她有没有回应。

她说她直接灵魂飘走,想要说句话也是插不上嘴。

送他走之后,她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当朋友就好”。

这一点就足以判死刑了——实质是这个男人不懂得尊重。

或许他需要的不是一个可以交流思想与感受的伴侣,

而是一个听他说话就够的人偶。


3>>>

很多人都是只因一两个细节,一两件小事就被判死刑的。

跟小心眼也确实没多大关系——细节折射出太多东西。

你觉得你这样做完全没什么不妥,

而你的行为却让我震惊并且心寒——

很多时候也并不是误会,这样的矛盾无法通过语言沟通解决,

根本是价值观的不同。

于是也就不存在什么对与错了,因为根本就说不通。

谁也别试图强行说服和征服谁。

一个人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模式不是一两天就形成,

也不可能凭你这一两句话就瞬间被“点醒”。


4>>>

翻开相册,看到G的照片。

我对身边的Z说,即使是现在,看到G的照片,还是觉得很亲切。

她说,因为他是一个给了你美丽回忆的人。

仔细回想了一下,“大概他最动人的一点就是,很尊重人。”

不是故意绅士风度地对你表示尊重,

而是深深根植在思想里的,对人这种个体,自然而然的尊重。

也并不会对A类人尊重,对B类人就不尊重。

是对人一视同仁的那种尊重,使他温柔又大气,平和又有原则。

当然我知道,

这种特质也是强求不来的。


5>>>

一个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会暴露很多东西——

性格特征、思想空间、行为模式等等。

我也并不排斥观察到一个人性格上的缺陷——

那是某种生命的局限,带着某些你不愿去成为的禁忌。

我也喜欢反观自己性格的缺陷还有人性的阴暗面——

最黑暗的地方你都踏足,那还有什么可怕?


6>>>

在开玩笑的时候无意说了一句我很多年都不曾记起的诗,

听者有心,Z瞬间被这句话的美丽和哲理惊住。

我回头看到她惊异又欣赏的表情,

才想起中学时代这句诗被我默念了一遍又一遍,

在本子上写了一遍又一遍。

来自泰戈尔的一句,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7>>>

冲完冷水澡后,一种挣脱感一波又一波悄悄流经我身。

我明白,有些东西悄然死去,又有些东西悄然重生。

我笃信的,还是这样的宇宙运行规律。


8>>>

总有人会嫌我的文章写得太长。

作为情绪宣泄出口,长或者短并不是我所在意的点。

言能尽意,身心畅快,这是我的自由。

这里不存在谁为谁服务,不喜欢就走人,也没有谁逼着谁看。

实在不明白的点是,为什么就不能给别人一点基本的尊重。

身,而,为,人。

我不是为谁服务,为谁而写,所以谁也没有资格来嫌弃什么。

你是人,别人也是人。

共勉。


评论
热度(388)

© ðŸ’« | Powered by LOFTER